[返回万象小说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大炮、病菌和一场春梦》(27) 那一年的记忆,除了战争和瘟疫

送交者: 川流不息的河流[♂★★声望品衔10★★♂] 于 2023-11-29 2:09 已读 4889 次 1赞  

川流不息的河流的个人频道

+关注
,还有我做的春梦。

第二十七章,一个伞兵和一个女孩忧伤的故事

 

 

那天,他听到一个姑娘在唱着一首悲伤的民谣:

花儿都到哪里去了?

花儿都被姑娘们采去了;

姑娘都到那里去了?

姑娘都嫁给小伙子了;

小伙子都到哪里去了?

小伙子都当兵去了;

士兵都到哪里去了?

士兵们都进坟墓了;

坟墓都到哪里去了?

坟墓都被花儿覆盖了,,,

 

 

他来自帝国腹地一个偏僻的农村,长着一副略显古怪的面孔。那是因为他是少数民族,他的祖上来自一个遥远的东方大国,后来因为战争他们的村庄成为帝国的一部分。

 

他有个妹妹,自从出生就一直躺在床上。她得了一种奇怪的软骨病,估计一辈子都要在床上度过。妹妹温柔的像只小猫,大部分时间都沉默不语。后来青年从外面带回一只流浪猫,从此那只猫一只陪伴在妹妹身边,与她相依为命。

 

他的家乡位于偏远的山区,那里有点与世隔绝,他们祖祖辈辈都从事农业劳动。他没做过什么像样的工作,但他有一个梦想,挣一笔钱帮助妹妹做手术。

 

后来战争爆发了,征兵的官员来到村里,告诉他如果参军战争结束后他会得到一笔抚恤金。为了给妹妹治病,他成为帝国一名伞兵。

 

他参加了跳伞训练,从高空中跳下的感觉很特别,肾上腺素不断飙升的感觉让他非常兴奋,如同躲在角落里看黄色图片的感觉。他还没有碰过女人,但对女人充满向往。

 

 

一个深夜他们从睡梦中被叫醒,长官通知这是一次例行的训练。但和以前不同,每个人发了子弹,行李比往常重了很多。他背着各种装备,登上运输机。经过一段漫长的飞行,在凌晨时分他们到达了指定地点,然后鱼贯而出跳了下去。

 

他降落到一栋农舍的房顶,他没站稳,滚下去落在一个肮脏的猪圈里。他的到来惊扰了几头熟睡的母猪。它们惊慌失措然后对着他一阵乱拱。这是他在这块陌生土地上遭遇到的第一次攻击,之后每天他都面临着各种各样的攻击。

 

集合完毕,指挥官通知所有人这是一次特别军事行动。这块土地正在被一群法西斯禽兽蹂躏,他们正在进行一场正义的战争,解放这块土地及这里的人民,战争很快就会结束。

 

周围回荡着炮火声,头顶呼啸而过的火箭弹引起的空气振动,产生一种尖锐刺耳的哨声。爆炸的冲击波足以摧毁任何东西。因为紧张伞兵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肺都在翻江倒海。他意识到这是一场货真价实的战争,有点魔幻但实实在在就在身边发生了。

 

他们乘坐一条小船渡过了一条湍急的河流,上岸后他们在一片小树林里集结。

 

夜幕降临,他穿着沉重的靴子躺在冷冰冰的地面上,在饥饿和寒冷中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他想起家乡的感觉,虽然贫穷但是有温暖的衣服,晚上可以洗个热水澡,躺在干净的床上进入梦乡。

 

而如今这一切都变的遥不可及,战争与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伞兵问自己为什么要来到这块陌生的土地上?他想到躺在床上的妹妹,心情稍微的平复一点。

 

天亮后,在行进途中发生了一场小规模的遭遇战。他一个战友被击中了大腿,躺在不远的地方。他捂着自己的腿大声的嚎叫着,但是没有人敢过去救他,因为敌人的狙击手随时会射击。

 

在混乱中他脱离了队伍,一个人行走在原野上。他感到步履艰辛、饥渴难耐,之后一阵阵孤独及恐惧感袭来。他想到自己可能会被禽兽般的敌人俘虏,或者被炮弹击中,尸体在荒野上腐烂。

 

他开始感到后悔,他感觉还不如死在家乡,那样起码可以像人一样被埋葬在一个墓地里。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他所属的分队找到了他,他被重新编入一个小队。

 

 

有一天,他们小队遇到了伏击。一阵混乱之后他们组织了激烈的火力进行反击,敌人撤离了。他们占领了一个小村,开始对小村进行扫荡。

 

他们挨家挨户搜索,他们来到一栋民房前。伞兵进屋搜查,里面只有一个老太太在瑟瑟发抖。之后伞兵在里屋角落发现了一个女孩。女孩看上去也就十八九岁,因为恐惧而脸色苍白,嘴里不停的喃喃自语,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伞兵突然感觉女孩很像他妹妹,他内心产生了一种特别的感觉。之后伞兵默默转身离去,队长询问屋里的情况,伞兵说屋里没人,小队离去。

 

几天过去了,伞兵脑海中一直浮现着女孩的面孔。一天伞兵再次来到女孩家,母女看到他很害怕。伞兵解释自己不想伤害他们,他有一个妹妹和母亲,他很爱她们。伞兵解释自己家境贫穷,为了给妹妹治病才来到前线的。

 

 

伞兵所属的小分队在村子驻扎下来,负责维持治安。

因为战争村子粮食短缺,母女两人生活变得很艰辛。这天伞兵带着压缩饼干和罐头来看望母女。这些物资拯救了母女俩,之后伞兵时常来看望母女,每次会带食物接济母女,并告诉她们外面的各种消息。

 

一天伞兵要回兵营了,女孩送他到门口。伞兵拉了一下女孩的手,女孩有一种触电的感觉。女孩只有十八岁,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可能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吧。

 

伞兵和女孩坠入爱河,伞兵几乎每天都来看望女孩。他们不敢公开恋情,为了避人耳目,他们经常在附近森林里一个废弃的小院子约会。那里是女孩爷爷的家,爷爷去世后院子就没人住了,里面长满藤曼。

 

院子里有一间房间可以住人,还养了一群家禽,女孩经常过来给它们喂食。院子后面有一条小河,两人时常会坐在河边,消磨时光。女孩说战争爆发之前,家里有个农场,一家人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后来战争爆发了,父亲在一次空袭中丧生,只留下她们母女两人。

 

伞兵发现他所了解的关于战争的说辞都是谎言,他对这场战争产生了强烈的厌战的情绪。他们聊起未来,希望战争结束后结婚成家,生几个孩子,陪着他们在农场长大。

 

 

不久邻居知道了女孩和伞兵交往的事,之后全村人都知道了。有人威胁女孩及她的母亲,战争期间与敌方士兵交往是一种叛国行为,将来要受到刑事起诉。但女孩坚持伞兵只是一个普通的人,他没有杀过人。

 

抵抗组织派人找到女孩,希望她劝说伞兵与他们合作,提供情报。女孩告诉了伞兵。伞兵憎恨这场侵略战争,他同意与抵抗组织合作。从此伞兵经常把情报带来,抵抗组织承诺保护他。

 

 

一天伞兵来找女孩,没有看到她,就去森林里的院子找她。在森林里正好碰到抵抗组织的一支侦察小队。一个新兵看到了身穿敌方制服的伞兵,从背后开了一枪,伞兵应声倒下。战争期间这种事情时常发生,最终就是不了了之。

 

之后几天伞兵一直没来找女孩,女孩很焦虑,出去打听了解到几天前发生的事情。女孩来到森林,在院子的门口找到了死去的伞兵。

 

已经过去几天了,伞兵躺在潮湿、泥泞的土地上,似乎在等着女孩去救他。他的头颅被击中,他的思绪早已从他被雨水打湿的破裂的颅骨中消失了。

 

女孩在院子里挖了一个坑将伞兵埋葬了,然后在坟墓四周种满了鲜花。这件事除了她没有人知道。她每天都会来到院子里,坐在花丛中和伞兵说话,告诉他最近村子里发生的事情。

 

再后来女孩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怀上了伞兵的孩子。后来她生下了孩子,孩子开始咿呀学语、蹒跚学步,然后在院子里跑来跑去。

 

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女孩感觉伞兵并没有离开自己,他们仍然生活在一起。伞兵的肉体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但他的灵魂一直停留在院子里,每天看着他喜欢的女孩和自己的孩子,这样的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

 

 

战争来临的时候总是会摧毁一切,不管是美好的还是邪恶的。

 

当战争结束后,胜利者总会站在宏观的角度,运用宏大的叙事风格颂扬战争。但那些无数被裹挟进战争的个体,那个来自偏远村庄的少数民族士兵,那个姑娘注定将被人遗忘。

 

人类之间为什么会发生战争?

在人类进化的过程中,人类学会了使用武器。从石头、棍棒,到利剑、枪炮,目的就是更加有效的杀戮敌人,从肉体上消灭敌人。然而这种杀戮能解决人类之间的分歧吗?

 

有时我感觉自己生活在一个割裂的世界,我周围的人对待世界的看法是如此的不同,他们似乎来自不同的星球,只是拥有一张相同的人类面孔而已。

 

福柯在那本《癫狂和文明》的书里说过,人的终结、时代的终结都带着瘟疫和战争的面具。

喜欢川流不息的河流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川流不息的河流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社区热帖: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