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自由文学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到灵魂里探险》(小说)9

送交者: 尘凡无忧[♀★★★人似秋鸿★★★♀] 于 2023-12-01 10:51 已读 800 次 3赞  

尘凡无忧的个人频道

+关注
9,

后来,铎邦追问玫朵当时主动给他发邮件的心情,是不是那时她就爱上他了。


对铎邦来说,幸福来得太突然,他完全没有想到真的会收到玫朵的邮件。那是个诱饵,他最后能够抛出的浪漫诱惑,他并没有存着希望,因为玫朵从来也没有对他的任何诱饵有过动摇之心,她总是那么一副目不斜视不解风情的样子。他怀疑自己看走了眼,他无论如何也追不到她了。


这是一个多么无情的女人啊。她像个贞洁烈女,死死守住自己的灵魂。可是她越是守紧她的灵魂他越是被激起豪情,想冲破她的防线进去探险。她那么正经做什么呢?好像跟他谈情说爱一下就失去了贞洁似的。这都什么年代了。为什么虚拟世界里的好女人都那么正经,正经得丧失了情趣。生活够沉重的了,网络里也不能放轻松一下吗?


他看得出她的灵魂并不快乐。为什么不让自己快乐一点呢?生命不就是用来快乐的吗?那句话怎么说,每一个灵魂不快乐的时刻都是对生命的虚度。现在他捧着他的灵魂想献给她,让她用她的悲伤随便涂抹他,他要她快乐。他想爱她,他有满心满脑袋甚至整个肉身的爱可以给她,为什么她不要呢?他只是爱她啊,只是为了让她快乐啊,当然爱她他也会快乐和充实。


他的灵魂世界多么空虚,但是假如她让他爱她,他会多快乐啊,假如她让他爱她,他的灵魂世界就会被她充满了,像微风充满天地之间那样,那样他就活了,鲜活了,他的现实世界也会跟着活生生的了,一切就会是新鲜灵动的、活泼有趣的了。


他多么需要爱一个女人啊,多么需要爱玫朵啊,他爱她他的全部青春活力就回来了,他的生活,甚至他的生命就重新具有了意义。他将不再是一颗恹恹无光的,将死的灵魂。世界将不再是黑暗的,而是流光溢彩的,像多年前他初初爱上他的妻子时那样。


他能给出的和他想要的,都仅仅是网络上的爱情,甚至仅仅是一份幻想。他们不会伤害任何人的。他们远在天涯两端,今生今世都不会相见。她在怕什么呢?她不像不懂爱的女人,她不可能一点都没有动心,她为了什么这么胆怯?


他其实已经打算放弃了。他觉得自己已经要被这个女人折磨死了。她太能折磨人了。她干嘛不冷冷地让他自己去死,干嘛不一刀杀死他的那些欲念丛生的念头呢,她明知道他已经爱上她了,却一边顽强地拒绝一边又温柔地递给他希望。


那天他收到来信提醒,点开那个从来没有收到任何邮件的信箱,看见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直觉就是玫朵。点开来读,真的是。“我该怎么介绍我自己呢?就叫我玫朵吧。:)”那一霎那就仿佛玫朵从遥远的天外忽然轻盈地跳进了他的怀里,他奄奄一息的灵魂世界一下子就鸟语花香起来了。爱情的魔法真是神奇啊!


而玫朵则一口咬住,她只是太好奇了,她就是想看看铎邦到底想干嘛,他那么处心积虑地诱惑她,她有什么那么吸引他呢?他能够从她这里得到什么呢?他们是在虚拟世界里,又不是现实世界。他们只是没有形状难以描述的灵魂,他能够仅仅从她的灵魂就得到情欲的满足,爱情的滋润吗?仅仅一颗女性的灵魂就可以让他躁动不安的心安宁下来吗?他不需要更多就可以在黑黝黝的世界里看见光,看见喜悦,看见活着的甜蜜和希望吗?


至于可能的危险,玫朵倒没有特别担心。她已经确定,铎邦是个善良纯正的人。况且虚拟世界里一旦遇到危险她随时都可以化作一阵轻烟逃之夭夭而毫发无伤。她本来就是一个假装的玫朵。她不过是借着这身戏服,去铎邦的世界里大摇大摆地逛一圈,他会像对待一个女王那样对待她吧?他不是一直渴望玫朵的回应吗?他为什么那么渴望爱情,好像没有爱情他就会死似的。她不能见死不救啊。


其实玫朵也常常独自回溯到她心血来潮给铎邦主动发邮件的那一刻。


她确定那时她只是出于好奇而不是爱,至于好奇最后能不能引导到爱情那里……就不是她能够确定的了。


那一刻她究竟怎么想的呢?那一刻她好像不是她自己了。她眼里只有一团光,发着诱人的橘黄色的光亮,那团光好像会说话,用最性感的男子的声音极轻极轻地在她耳内响着:玫朵,来啊。玫朵,来啊……那是她内心的欲望吧。铎邦真诚的爱意激活了她内心深处的渴望,像一粒火种,终于拱破了冰封的心灵冻土,在她内心里野火一样蔓延着。她已经快忘记被欲望灼烧的滋味了……竟然这么焦渴!


那一刻那个信箱就像是来自生命深处的水源,她什么都来不及想,只想饱饮一份清凉。


然而当她真的来到铎邦的灵魂世界里时,才意识到自己多么鲁莽。


一个人的灵魂是宇宙最大的谜题,她能解开铎邦这个谜吗?或者她能帮助铎邦解开他自己这个谜吗?当他们独处在私密空间里,灵魂各自卸去所有世人眼中的伪装,赤裸裸彼此相对的时候,她还是最初他眼中的样子吗?他还会爱她吗?她深知,即使她始终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她的灵魂,它依旧逃不脱千疮百孔,她是从尘世中经过的啊。


那么铎邦的灵魂呢?当他再也不需要扮演众人眼里那个热烈痴情的情人,他是一个怎样的男子?他的灵魂的裸体还是干净的,散发着纯真的光芒吗?即使如他所说,他的灵魂早已经被生活毫不吝惜地用旧了?


“我并没有说我爱上你了呀。我只是好奇。”既然已经深入敌人内部,玫朵决心先把自己的牙齿武装起来,“我才没有那么快爱上一个人呢,你对我来说还只是一个陌生人啊。但是铎邦,你为什么这么渴望得到一份爱情呢?”


 
贴主:尘凡无忧于2023_12_01 10:52:31编辑
喜欢尘凡无忧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尘凡无忧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社区热帖: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