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自由文学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到灵魂里探险》(小说)11

送交者: 尘凡无忧[♀★★★人似秋鸿★★★♀] 于 2023-12-02 8:06 已读 1532 次 5赞  

尘凡无忧的个人频道

+关注
11,


玫朵完全没有想到铎邦刚刚经历过死亡的惊吓,怪不得他的言行举止都那么特别,怪不得他敢在公众论坛大肆追求她,原来是经历过大彻大悟。没有什么比死亡更能教育盲目自大、贪婪愚蠢的人类了,也没有什么比死亡更能让人看清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铎邦那几个星期一定被死亡吓坏了。假如她此刻将面临死亡,玫朵闭上眼睛想,她最大的遗憾是什么呢?


——当然是爱情。这个作为人所可以拥有的最美的情感交流,她不曾拥有过。


假如这一生重新来过,她一定要奋不顾身地去爱一个人,与他分享彼此的肉体和灵魂,跟他共度一生,哪怕是最最平凡的一生,都是甜蜜的。


“我几乎是带着情欲的亢奋反应读你的每一个字的,你知道这是多么大的快乐啊!玫朵,你能理解我这种快乐吗?你一定要理解我这种快乐啊!”


玫朵其实无法想象铎邦的情欲。他们只是刚刚开始最平常的交流,离爱情还很远。真是不可思议,铎邦怎么会反应这么强烈?难道真是男人跟女人不同?或者铎邦只是太饥渴了。一个太饥渴的人是分辨不出是爱情还是情欲的。


当然玫朵知道铎邦问她能否理解的不是指这个,而是指他对爱情的渴求。


玫朵很想回复铎邦她不理解。铎邦曾经在公共论坛气焰嚣张地高调鼓吹婚姻外的爱情,估计早有旁观者想向他扔石头了:“都是蛊惑人心的歪理邪说!”她若是不给他浇几盆冷水清醒一下不知道他还会怎么叫嚣他的爱情理论呢,最终结果很可能是众人把他架到火堆上烤……古来异端大抵逃不过这个下场。


可是玫朵却又明明是理解铎邦的。她怎么会不理解呢?她是尘世里的人,经历着同样没有爱情的婚姻,她当然知道,爱情是对抗平庸生活的最好武器。可是她却没有铎邦这么勇敢。也或许只是因为她是个女人,被吃人的社会观念禁锢着的小女人。


爱情,谁不渴望呢?一道婚姻的门槛并不能物理割断人类对于爱情的向往。假如幸运,那个婚姻是由两个相爱的人组成,但是多少爱情因为婚姻的琐碎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呢?爱着爱着不再爱了,那时该怎么办?更何况这世上有多少婚姻并不是爱情的产物呢,那些婚姻里的人带着天生的对爱情的匮乏,从婚姻的牢笼里望眼欲穿般地渴望着外面那活泼泼的诱人的爱情!


当痛苦成为一个群体(婚姻里的男女)整体面临的问题时,那么这个痛苦就变成社会问题了。谁在禁锢着这些被一纸婚书和孩子捆绑在一起的人的追求爱情的自由呢?


法律吗?道德吗?传统风俗吗?玫朵觉得,这世上的已有和将来会有的任何理念或者习俗,假如不是为了让人类生活得更快活和自由,那么就是需要打碎和破除的。要是让人看不到希望,这样的世界就是漫长的暗夜啊!


恰巧这几天玫朵正在重读《奥赛罗》,里面爱米利娅所说的一段话让她感触颇深:


“照我想来,妻子的堕落总是丈夫的过失;要是他们忽略了自己的责任,把我们所珍爱的东西浪掷在外人的怀里,或是无缘无故吃起醋来,约束我们行动的自由,或是殴打我们,削减我们的花粉钱 ,我们也是有脾气的,虽然生就温柔的天性,到了一个时候也是会复仇的。让做丈夫的人们知道,他们的妻子和他们有同样的感觉:她们的眼睛也能辨别美恶,她们的鼻子也能辨别香臭,她们的舌尖也能辨别甜酸,正像她们的丈夫一样。他们厌弃了我们,别寻新欢,是为了什么缘故呢?是逢场作戏吗?我想是的。是因为爱情的驱使吗?我想也是的。还是因为喜新厌旧的人之常情呢?那也是一个理由。那么难道我们就不会对别人发生爱情,难道我们就没有逢场作戏的欲望,难道我们就不会喜新厌旧,跟男人们一样吗?所以让他们好好地对待我们吧;否则我们要让他们知道,我们所干的坏事都是出于他们的指教。”


天呐!玫朵当时在内心里惊呼,原来四百多年以前的莎翁就给被压迫的女人们指出了一条光明大道!


贞操是什么呢?贞操不过是虚弱的男人们用来单向操控、约束和禁锢女人们的一个权力符号,它把千百年来的女人们牢牢禁锢在一个冷酷腐朽的虚无的概念里。时代已经日新月异地进步了,人类都可以离开地球另谋活路了,现代的女人们为什么不抛弃这个陈腐的观念,主动去打碎这种禁锢,充分享受自由的美好呢?


肉体的贞操不过如此,更何况灵魂的贞操呢。这个概念根本就不存在啊!对很多人来说,连灵魂这个概念都是不存在的。


仿佛醍醐灌顶,长期禁锢着玫朵思想的那个关于灵魂的贞操的笼子瞬间就消失了——她要多傻才会自己给自己竖起一个无形的囚笼,而她竟然还像个思想者似的在里面托着腮苦苦思索!


正是有了这样的思想解放,当铎邦对她的呼唤越来越热切,卸下了精神包袱的玫朵决定这一次要奋不顾身地去接受铎邦的爱情——铎邦的爱情,太诱人了!


但是“情人”这个词,玫朵盯着铎邦的那句话发愣——“而且你比她更符合我心目中的情人——玫朵”,铎邦一定不知道,当他说某位女性更符合情人标准,在玫朵看来这完全不是恭维,甚至是羞辱。


玫朵从来也没有喜欢过情人这个词。她觉得情人这个词太有时效性了,属于用一用就被抛弃的人群。她不喜欢被抛弃的感觉。绝不喜欢。她渴望真正的爱情,需要的是一个爱人。玫朵的爱情是一生一世的……当然一生一世是个梦想,或许这样的爱情并不存在,但是并不妨碍玫朵去渴望。爱情应当是纯真的,真挚的,假如发生在相爱的灵魂之间,她不知道有什么理由不一生一世。


但是铎邦,玫朵犹豫了,激情恣意的铎邦,他好像想要的只是情人而已。对这一点,玫朵不能不追问清楚。


“那么铎邦,你想要的爱情是什么样的呢?”



 
贴主:尘凡无忧于2023_12_02 8:07:57编辑
喜欢尘凡无忧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尘凡无忧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社区热帖: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