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新❀华漫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农田往事 07

送交者: 一颗甜橙[★★声望品衔10★★] 于 2024-02-06 21:46 已读 7165 次 7赞  

一颗甜橙的个人频道

+关注
虽然进度十分堪忧,但尽力在做一支有始有终的烂笔头ing


小乔在两天后离开祖父家返回了伦敦,比原计划提早了一星期。

他与霍尔的另一次对话同样不顺利。急于表态的自己和情绪抵触的霍尔,基本无法达成任何共识,这段关系破裂得相当彻底。除了反感、质疑,小乔无法从霍尔的言辞间收获一点点理解。

他们好似两条错落的轨道,未来也未必有机会交汇。而霍尔留下的那支装着接骨木标本的小瓶,始终静静立在小乔的案头,作为对这段从未获得回应的感情的一部分记忆,留存于他的生活。

小乔是在两年后的冬天再次听闻霍尔的消息的。

又是一年寒假,祖父无意间提起数月前重访故地的霍尔,以及他去往苏格兰的安排。拼拼凑凑间,前路竟然清晰起来,小乔想,他要去苏格兰。

“为什么?”听到这里,我再也按不下疑惑,“霍尔显然没有意向,是我错过了什么吗?”

坐在对面的老人笑起来,“这大概只有他们两人才知道。霍尔一定释放了某种信号,毕竟他两年间从未露过面,尽管会有信件往来,但内容多是问候近况,直到那年秋天他的信里问及老乔一家,两周后人便到了。”

“霍尔吗?”我问。

老人点点头,“他比两年前更加成熟,仍然很健谈,其间聊起往后规划,他却突然答非所问地说想要交朋友。”

我更加困惑,疑问尚未出口,老人便直接给出了解释。

“是的,大家自然认为像霍尔这样的孩子根本不缺朋友,而事实上,他的确没有什么往来密切的友人。我同样不肯置信,方方面面看来,他都太像一个社交达人了。而恰恰是这样一个人,他的内心孤独难鸣。”

“用霍尔自己的话说,忌惮交付深情实意的人不会相信浇灌于自身的热情,他们只会觉得烫。”

不知被戳中了哪里,我忍不住笑出了声,“不好意思,难道他,我是说霍尔,他是块冰吗?”

老人没有对我莫名的反应嗤之以鼻,而是温和地笑望我,“孩子,也许你是对的,冰块自危的本能反应,大概是远离热源。”

“这是性格使然吗?还是说父亲的事影响他?”

“都有。霍尔是个缺乏安全感的孩子,他极少对人吐露心事,我也是在那一次的谈话中知晓了他父母的一些过往。他将自己对父亲的一部分情绪丢向了当时对内情知之甚少的小乔,本能地认为小乔的示好同样归属于不负责任随意留情的一类。”老人停顿了两秒,耸耸肩,“要知道,他们甚至不符合传统意义上的伴侣配置,多少带着点离经叛道意味。”

老人省去许多细节,但讲述间依然不难察觉霍尔对这位曾经的房东太太怀抱诸多信赖。他家中已无长辈亲眷,听起来更像一叶随波浮萍,无根无系,难得漂至一处恬静的水湾,便倦怠着多做了些停留,希冀得人指点迷津。

总之,那次之后,霍尔抱定北上的决心,并在启程前拜访了老乔先生。他并未直问关于小乔的种种,只在离开前对老乔提及了自己前往苏格兰的计划。

没有人知道这番辞行中有几成明示或暗示,又有几分言语真能落入小乔耳中,更不要讲时移世易,留恋又能余多少给旧人,但结果是,两人终究迎来了多年暌违一会,实在不容易。

霍尔与小乔并肩走在草场上,阳光依旧不够好,但他们已不再像当年那样容易被天气影响。

“吃过哈吉斯了吗?”霍尔问。

小乔摇摇头,“我对羊杂类的食物并没有什么兴趣,而且它并不便宜。”

霍尔觉得小乔如此直白的嫌弃十分好笑,忍不住故意说:“我来请你怎么样?至少我知道哪个馆子做法地道,说不定你会喜欢。”

“我很想说‘不必,谢谢’,但你大概会借此取笑我。所以,好吧,你带路。”

二人在一间平平无奇的小店内坐下,不时便有店内伙计同霍尔打招呼。这确实算是他的地盘,店内大多数人似乎都与霍尔相熟,跟多年前在家乡小镇如出一辙,霍尔永远不像一个外乡人。

没有多问,霍尔便一气呵成点了一桌酒菜,唯独没有卖相特别的羊杂菜。

“开玩笑的。我也不喜欢吃那个,估计也不是你的菜,但这家的酥皮馅饼和香肠倒是很不错的。”

小乔很给面子地每样都尝了,确实对酥皮馅饼最为情有独钟。

吃到一半时,老板也来招呼他们,同霍尔玩笑几句,注意力便落在小乔身上,笑呵呵地说:“这位...朋友,看着眼熟。”

霍尔笑着为二人做了介绍,随即催老板上饮品。

老板一点不耐烦,“你点的那酒今天没有,换一个。”转头又对小乔说:“诶你看着变化不大啊...”

这句直接把小乔说懵了,他眨眨眼,不太确定地问:“您见过...”

然而话没说完,便被霍尔打断,他起身推着老板的肩背向外走,“大哥,您门口站着好几位等落座呢,快去忙吧,就随便上点什么酒都行,要快。”

再回到餐桌时,小乔已经换上审视的目光。

霍尔双手举起,“好吧,别这样看着我。他见过你的照片而已。”

“什么照片?”

霍尔叹了口气,从口袋里取出钱夹,抽出一张硬质塑封的小卡,轻置于桌面,推向小乔。

照片中的人面色懵懂,额前碎发有些许湿迹,连眼神都没来得及聚集成焦,便被捕捉在一帧方寸小卡间。这是那个青年人彼时对即将面对的惶恐与错愕的最后一刻无知无觉。
喜欢一颗甜橙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一颗甜橙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社区热帖: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