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漂 流 岛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园子与女孩

送交者: 小米辣田螺姑娘[☆★★漂流岛★★☆] 于 2024-02-10 3:44 已读 15549 次 57赞  

小米辣田螺姑娘的个人频道

+关注

囡囡是我母亲的乳名,她从小在外公照料的园林长大,才得了此名。外公一辈子不曾出过远门,大部分时间都在这片公园里度过。八九十年代,这里只是中南大街偏于一偶的小园,游客来访也多是为了西北角明清时期的庙宇,偶尔也有人绕过来,稍事停留就走掉。论景色或名气,这园子多半不太入流。外公得了闲差,也乐得其所,平日里浇浇花,修修枝,到跟自家后院没什么两样。



就在某日,外公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这座默默无名的小园竟是活物。这绝非文字上的修辞,也跟他的偏爱无关,而是种种巧合下的蛛丝马迹让他心生怀疑。



前几日有个男童顽皮翻上假山,脚一滑跌落下地却毫发无伤,只因那里碰巧长出一蓬松软的地萝,稳稳接住他;又如离家出走的少年猫在繁茂枝叶的槐树下躲避匆匆寻来的父亲,叶梢和微风一摆露出少年的身型,就被男人拎回了家。种种迹象都有迹可循。



起先外公还只当成是机缘巧合,但见得多了便很难再以此搪塞自己。尽管他对园林青睐有加,也笃信“园林之美,虽为人作,宛自天开。” 可若是真发生在眼前,又一时难以接受。他干脆秉持子不语怪力乱神的原创,视而不见。这个秘密一直瞒到了母亲六岁那年,她被误留在园里并亲耳听见园林苏醒的声音。那时她尚未到求学的年龄,每日都被外公带着,扑蚂蚱逮蜻蜓,不亦乐乎。



这一日傍晚,外公被人喊去下棋,急匆匆锁了园门,完全把还在树根下刨蚯蚓的女儿忘到了脑后。



四下无人,只有个半大不小的小人,这座园林一改平日里正襟危坐的模样,根茎在地下舒展筋骨,植被像松鹤柔亮的羽毛在晚风里发出阵阵涟漪。它有心收敛,可接连几日酷暑闷得着实让人烦躁,索性镂窗大开大合,青砖挪动,藤萝摩挲着金黄色的砖瓦,折腾出的异响吓得母亲扔掉手中的铁铲哭出声来,连桶里刚抓到的蚯蚓都不要了。她抹着鼻涕和眼泪跑向园门,在氤氲的落日余晖中惊奇的发现,身边的一切都活了过来。


锦簇的花束交头接耳的摇晃着脑袋,几米长的走廊扭动起身躯在卵石铺缀的地面划出一道道波浪。几株年迈的老槐弯着躯干煞有其事的打量起惊慌失措的女孩。母亲被这番景象懵住,甚至忘记了哭泣。她呆滞了一会,却很快接受了园子是有生命的存在。在月亮爬上树梢前,她就已经平复好小小的心情,接纳了这个新的“朋友”,这方面要比外公强上许多。那日,他接连输了棋局,气恼不已的返家,走到一半才意识到女儿被落在园中已有四五小时之久。火急火燎的折返,开了门锁,发现女儿正兴致勃勃的玩耍,只是脸上还挂着几道干涸的泪痕。可后半夜却是又哭又闹了半宿,倒不是起了后怕,只是家人没一个相信她说得,园子活过来了这件事。童言无忌本就当不了真的。


家人说笑之余,外公却沉下了脸,女儿绘声绘色的描述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就比如那一方刻有“竹韵景石”的长廊,自己走过少说不下百回,他本就钟爱园林,对园内的一草一木如数家珍,但每次细细品味却总难免生出几分陌生之感。


待到了关园的时间,他锁好门一个人坐在水坊里的长凳之上,估摸过了一个多点,一切安然如样。园子里鸦雀无声,连风声也静止,外公暗自发笑,自己居然信了六岁女儿的童言。正准备起身返家,突然心中一凛。


实在过于安静了些,甚至连一声虫鸣都没听到。这么一想确实有些匪夷所思,倒真像了人刻意屏住呼吸怕被发现的模样。像是察觉到了外公的怀疑,很快水塘一处的角落便响起几声欲盖弥彰的蝉鸣。



外公心领神会不再多做停留,只是心里对女儿说的话有了定数。



暑假很快到了,园子也逐渐热络起来,多是些隔壁学校来此写生的学生。进入立夏,雨水也多,只是降雨前往往闷热无比,蝉叫得也凶,吵得人不得安宁,外公摇着蒲扇仔细端详着园中细微的变幻,也不知这蝉鸣是自然而发还是园林烦闷下的牢骚。



暑气越积越浓,将他整个人都裹挟,越收越紧,让人喘不过气。就在这浑浑噩噩间,一阵阵清泉般的乐声,冲散了这股燥热。


有人在吹奏横笛。


外公循声而去,很快透过层层堆叠的翠柳看到倚在湖心亭边的年轻女孩。横笛在她的指尖起伏,和满池的荷叶形成某种默契,也可以说是这池莲叶听了她的号令,勤勉的随着她的身躯律动,听得如痴如醉。



少女的吹奏算不上一气呵成,甚至多有些磕磕绊绊。但那笛声胜在质朴,全无造作。彷佛她并非刻意吹奏乐器,而是透过这种的方式和万物交谈心声。外公听在耳里,笛声悠扬,如雨后冒出的春笋不声不息的发芽生长。她一首接着一首吹奏,不知从何时起,蛙声骤然退去,树影也停止婆娑,园中的一花一木都止了声响,生怕惊扰了女孩分毫。



园子听得如痴如醉。



它的生命跨过千年,冗长且无味。曾路过此地的达官贵族、歌姬乐府不计其数。如今也不过都以尘归尘土归土,连同那些乐谱一起化为乌有。少女稚嫩的笛音究竟有何独到,它也品不出个所以然,只道每听上半分,心头便如春雷过后泥土中蠢蠢欲动的草种忍不住冒出头。这笛声只为这座老城而来。



往后几日,女孩都来园中吹笛。午后日头弱了几分后来,傍晚时分离去。来得多了和外公也熟络,问她怎么寻到这里的,说是人少,图个清静。女孩练习的位置也固定,每每都是同样的位置,一遍遍重复着考级的曲目。外公觉得有趣,果然宇宙的终点是考级。



偶尔被游人占了位置,便辗转至别处,多也是些不太起眼的一隅。笛声委婉却不谄媚,那一丝媚意恰到好处,惹得园子心驰,应了那句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于是每一绺青苔,每一方砖瓦,都流挲过潺潺的笛声。艳阳高照的午后,她来练笛。骤雨倾盆的清晨,她仍来,雨幕席卷笛声冲刷着整个园林,最后被园子满心欢喜的收集到湖中。



园子此前对乐理不太在意,只当是流水无痕的事情,不像风雕斧琢那般在它身上留下些过往的痕迹。而如今不知为何,少女的笛声短短不过几息,却好似在它心上生根发芽长出了年轮般古老的刻印。



它铁定是喜欢少女的到来,万事都顺着对方的意。一人一园间多了种似有似无的默契,两相无言,也如交换了心事。有时,外公看见女孩闲暇之余对着池水说笑,神情像面对着位老友,可看过过去却是空无一人。



园子想讨她欢心,想尽办法。有一天闭园前女孩跟外公玩笑说想借画舫里的画卷回去临摹,外公自是不肯,说弄丢了担不了责任。第二天女孩来时,手里竟捧着几副泛黄的簪花仕女图,说是就在刚才跟门口角落拾到的。外公悻悻感谢,心中感叹自古至今果然都是家贼难防。


除此之外,外公还发现园中的假山石景往往在女孩吹笛时便会慢慢长高几分,肉眼几乎不可见,只是绕着少女四周,唯恐漏了一丝一毫。



之前种种迹象也能表明这园子似乎有着预知明天的能力,若是猜到变故便偷偷提前准备。第二天谁要来,什么时候来,来做些什么,它都心知肚明。唯独女孩不在预见的范围之内,来或不来全无半点头绪。



若是这一天女孩不出现,这园子便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花苞有气无力的垂着,心事忡忡。谁曾想女孩在傍晚时分来了,园子顿时喜出望外,一池荷花都绽放,连时节也不管不顾了。但过了会,又觉得这般突兀有些不妥,会不会惊吓着对方,那些荷花悄悄地合拢,患得患失这间颇有些少年的青涩。谁又能想到这个已经存在了百年的园林也会这般乱了方寸。



也许是少年心性本就不定,又或是女孩演奏的水平有了进步再不需刻意回避听众,总之她来的次数越发少了。从每日来到隔天,再后来变成三四天,最后许久未出现。


这座园林于是习惯了在缄默中等候,全神贯注的抽芽、开花、用青萝掩盖墙体上的缝隙,用晨露洗濯鹅卵石步道上的灰尘,它借和风吹灌过假山瘦石的空隙,风穿过曲折蜿蜒的孔道,发出尖锐的声响,仔细听竟与少女吹奏的笛声有几分神似。


但它一直未等到女孩。


倒是女孩的同学偶有来过,但似乎与她的关系有着疏远。外公听她们谈论过女孩,为首的人往往比划出个夸张吹奏笛子的动作,惹得身边的人一阵哄笑。外公到此总算理解了女孩的独来独往。这样背后的议论谈不上善意,很快就遭到了报复,先是屁股下的石凳无故坍塌,后来干脆被蚊虫撵得四处躲藏。外公自然明白这些出自谁手,大概那些“玩笑”传到园子耳里惹他不喜。


这日是中秋佳节,游人没了踪迹,于是外公拎了瓶自酿的桂子酒准备提前回家。他最后巡视了一圈,确认再无逗留的游客或是自己顽皮的女儿。一路走至东边的树荫中,他大吃一惊,原本茂密的丛木中生生分出一道豁口,从中望去,可以清晰看到不远处一座学校的塔楼,正是女孩所在的中学。


在园林中嵌入外景有个专有的术语,叫做“借景”。本身就是以人为的手法把外面的某处景观纳入到园内现有的布局,算是刻意为之的铺垫。可如今这座园林竟然擅作主张,自己廓出一副“外景”。只是这座乳白色的钟楼融在古色的林景中颇为突兀,实在过于差强人意。


外公已经接连几日察觉到园子日益增长的焦灼,它肆无忌惮的变幻园内的布局,甚至在游客脚下,毫不忌惮被人发现自己的秘密。这般鲁莽的行事让外公也有些后怕,他仔细观察,发现那些蜕变越发有颐和园的影子。可人家是皇家园林之首,论体量也有几十倍有余,一个偏于一耦的小园却要照本宣科的照搬,怎么都有点东施效颦的滑稽。


外公摸不透园子的心思,只道是它蛰伏已久对这园林魁首的位置起了觊觎之心,可数百年平安无事的度过怎得就突然活络了心思?他昼日苦思多日,想起一日那些来写生的学生谈起过女孩,说她在昆明湖附近吹笛,总能聚拢一圈行人围观。外公并没过分担忧,毕竟一个人的生命跟园林比起只是沧海一栗。只是任它胡闹下去被人知晓了这处园子是活生生的存在,着实过于惊世骇俗。


于是他寻了一个安静的傍晚,打了二两白干,往水坊边的石凳上一坐,苦口婆心的劝解这座园林。他喝上一杯便往池里也倒上一杯,很快酒瓶空了,却不知它听进多少。外公摇摇晃晃地起身往外走,出了湖心亭,回头一望,发现两侧亭柱不知何时多了一对诗联,那里原先是没有字的,现在却写着,“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


外公忧心的事很快应验。园林终于按耐不住一腔的不甘,向着四面八方膨胀起来,那架势像山洪不顾一切的吞噬周遭的地界。它如同一只红了眼的困兽把方圆几里都搅得天翻地覆。沿路的马路几乎完全翻裂,一道巨大的“疤痕”一只延展出去,更别提上面的建筑。


管理局和园林部的负责人闻声赶来,面对这座野蛮扩张的“活物”一时束手无策。究竟应该保护为主还是彻底杜绝后患,两方吵得不可开交。外公站出来,把他所见所闻都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自然也包括女孩和她的笛声,解铃还需系铃人,这一切大概也皆是因女孩而起。


女孩很快被寻来,在得知这园林或许活着的时候也并非展露过于惊讶的神情。她刚走到离园子一米远的地方,砖墙破土而出的长势就戛然而止,像是河汛被高耸屹立的大坝拦腰截断,乖乖的听从一道威严的喝令。


附近围观的人群不明所以,靠的近的人亲眼目睹这番景象无不丈目结舌,等传到了外面就变成了:女孩是从白羊观请来的小师父,自幼习的是神霄雷法,一出手就降住了妖祟。


管理局的负责人将人群隔开清出一条路。于是女孩独自一人走进已经面目全非的园地,她回绝了派人同行的要求,坚持一人前往。一片混乱之中没人注意母亲小小的身影鬼使神差的跟着女孩溜了进去。


几十年后当母亲回忆起那日的景象眼中还是会迸发出孩童遇到精美糖果才会有的神采,那简直比任何一幕电影中的场面都要扣人心弦。自女孩踏进园中的那一刻,每一枚叶片都在簌簌颤抖,那是久别重逢后的慌张,守得云开见月明时的悸动,原来除了人,一座园林也会如此。


女孩张望了几眼,来到湖心中央的亭下凭栏而坐,柔声细语的说,“这般模样倒是不如以前好看了。” 于是她取下绑在腰间的横笛,吹奏起来。


时隔多月,她的技艺精进许多,一首曲子行云流水,已然没了最初的生涩与钝挫。母亲年纪尚小,品不出曲中意,只觉得听到耳中如有人娓娓诉说衷肠,园中月色流转, 水波潋滟,纠缠在一起让人看不真切。笛声中园林开始不断收缩、倒退,把侵吞的地界依依归还。原本凭空而起的景观也兀自消散,慢慢变回从前的模样。



外面的人群只觉脚下一股股震动,随着曲谱的抑扬顿挫而变化,心中不免有些恐惧。而园中的骤变却要激烈许多,母亲不得不抱紧一棵古树才能站稳脚步。可少女始终专心致志的吹笛,像笃定自己不会被伤到分毫。终于园林按耐不住,以湖亭为首,整条廊坊如一条巨蟒游动起身型,先是摆摆尾,随后把女孩带到湖心的中央。母亲说,那里是园林的眼睛。



下一秒园中各式花锦、植被,什么苔衣,忍冬也一道盘旋而起,围着女孩轻盈打转,像一条五彩斑斓的绸带。一支细嫩的藤芽从中战战兢兢的试探出来,似是想要碰触她,就在即将靠近的一霎那,女孩睁开眼,所有漫天飞舞的植物瞬间跌落,如瀑布一般从空中倾泻而下。



然而后面发生的事母亲并不清楚,等站稳了脚她就挂着眼泪飞快跑出园外。脑海中仅剩无几的画面是女孩用指尖轻轻点在湖心上,一阵涟漪即刻温柔的扩散而去。



据外公说,管理局大致从女孩嘴中了解到发生的情况,很快做了决定,把湖水抽干。道理也近乎粗暴直接,中国的园林大多依湖而建,以湖入景,园林的魂魄想必也一定寄于湖中。很快上面就调来了好几台抽水机,母亲依稀记得一项沉稳内敛的女孩一下冲上前劝说施工的人员,把嗓子哭喊到沙哑,可谁又会听从一个半大不小的孩子呢。毕竟城市的安稳才是最重要的。由于当时通信还不发达,这件事传了一阵就被人遗忘,自从湖水干涸后也再未起过异样。外公在世时,园林彻底死寂,偶有些反常后来也都被证实只是空欢喜一场。他到去世弥留之际都一直心怀内疚,倘若不是他把园子的秘密说给外人也许它便不会落到消亡世间的下场。而至于那女孩也音讯全无,有人说她退学和家人搬去了别的城市,也有人说她隐姓埋名,再也不曾吹过笛子。



母亲讲述的故事我总觉得结束的过于仓促,那女孩究竟去了何处,母亲之后是否还经历过其它种种,她都缄口不提。我心痒难耐借口散步出去透口气,夜幕低垂空气中弥漫着股淡淡的桂花清香,我漫无目的得闲逛,不知不觉间已走到曾经小园的门口。



物是人非可园子的躯壳得以保留下来,这个时间早已关闭,值班室的灯却还亮着。我走上前打了声招呼,值班的人是外公的徒弟,两家自然熟识。王叔推开窗有些惊讶。我提出想进去走走,他也不阻拦只是嘱咐我快些出来就好。走进园子,还依稀可以辨认水坊和长廊的方向,一切还尚停留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只是那些亲眼目睹过的奇景以模糊不清,分不清究竟是现实还是梦境。



径直向湖心亭走,蝉声寥寥,有几分悲凉。原先湖水的旧址早已添平,潦草种了些树。我在长廊边站了会,隐约听见乱树林里传来声声哀婉的鸣奏,似埙又似笛。我以为是自己幻听,直到那声音断断续续逐渐清晰。我心里有些发毛可又忍不住寻去,亭边的石凳上坐着一个盘着头发的中年女人,大概是注意到我脸上的疑惑,窘迫的挤出一个笑脸才开口解释道,“怕影响家里孩子学习,出来透透气。” 我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她便重新抬起笛子又继续吹奏,那笛音生涩又飘忽,全然是初学者的水平。我摇摇头,努力把那怪诞的想法打消,若是她恐怕早已是高山流水的境界了吧。



于是站起身躬身示意了下就离去。不知走了多远,笛声依旧依稀可闻,我忍不住又回头瞥了瞥。这一刻我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长廊上的镂窗突然变换了位置,让月光穿过自己倾泻而下,那道光刚好照在笛身的孔洞之上。女人欣喜不已便更欢喜的吹着,笛声仍旧晦涩,融化在绵绵不绝的月色里,像是埋葬了一整世的心事。



外公劝慰园林时留下的诗联不知何时已经补全了下阕,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




“我与旧事归于尽,来年依旧迎花开”

新年快乐呀
喜欢小米辣田螺姑娘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小米辣田螺姑娘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神奇园子,神奇女子 (无内容) - laosanjie (0 bytes) 02/19/24
也许都是一场梦呢 (无内容) - 小米辣田螺姑娘 (0 bytes) 02/19/24
三叶正在讨论如何做梦呢。 (无内容) - laosanjie (0 bytes) 02/20/24
(^-^) 小米辣田螺姑娘 给 laosanjie 沏上一壶上等绿茶! - 小米辣田螺姑娘 (88 bytes) 02/19/24
过年好呀🧨 (无内容) - 小米辣田螺姑娘 (0 bytes) 02/18/24
(^-^) 小米辣田螺姑娘 给 小琴爸 放响一串快乐鞭炮! - 小米辣田螺姑娘 (89 bytes) 02/18/24
(^-^) 小米辣田螺姑娘 给 羽根 送上祝福柿柿如意! - 小米辣田螺姑娘 (89 bytes) 02/18/24
交作业😬😬 (无内容) - 小米辣田螺姑娘 (0 bytes) 02/18/24
(^-^) 小米辣田螺姑娘 给 oldogzhao 送上祝福柿柿如意! - 小米辣田螺姑娘 (89 bytes) 02/18/24
(^-^) 小米辣田螺姑娘 给 oldcamel 送上祝福恭喜发财! - 小米辣田螺姑娘 (89 bytes) 02/18/24
(^-^) 小米辣田螺姑娘 给 Weiggg 放响一串快乐鞭炮! - 小米辣田螺姑娘 (89 bytes) 02/18/24
大吉大利,龙凤呈祥 (无内容) - 偶来重享 (0 bytes) 02/10/24
🧨🧨 (无内容) - 小米辣田螺姑娘 (0 bytes) 02/18/24
过年好啊🎆 (无内容) - 小米辣田螺姑娘 (0 bytes) 02/18/24
新年好 (无内容) - hellomyworld (0 bytes) 02/10/24
过年好😬 (无内容) - 小米辣田螺姑娘 (0 bytes) 02/18/24
新年快乐 (无内容) - 养花种菜 (0 bytes) 02/10/24
新年快乐呀🧨 (无内容) - 小米辣田螺姑娘 (0 bytes) 02/18/24
新年快乐 (无内容) - 冰阔乐 (0 bytes) 02/10/24
过年好🧧 (无内容) - 小米辣田螺姑娘 (0 bytes) 02/18/24
(^-^) 凑个热闹哈 领取了7.02金币的幸运红包! - 凑个热闹哈 (91 bytes) 02/10/24
新年快乐 (无内容) - sky9 (0 bytes) 02/10/24
过年好🧨 (无内容) - 小米辣田螺姑娘 (0 bytes) 02/18/24
(^-^) 好好学习12345 领取了7.24金币的幸运红包! - 好好学习12345 (91 bytes) 02/10/24
(^-^) 红苹果生活花园 领取了4.36金币的幸运红包! - 红苹果生活花园 (91 bytes) 02/10/24
可以。。。嘿嘿。。。。 - JHJKHDFGFG (27 bytes) 02/10/24
过年好🧧 (无内容) - 小米辣田螺姑娘 (0 bytes) 02/18/24
美女新年快乐 (无内容) - jmzjmz (0 bytes) 02/10/24
过年好过年好🧧 (无内容) - 小米辣田螺姑娘 (0 bytes) 02/18/24
姑娘,新年快乐~ (无内容) - 黄家六少 (0 bytes) 02/10/24
谢啦,过年好呀🧨 (无内容) - 小米辣田螺姑娘 (0 bytes) 02/18/24
春节愉快 (无内容) - abc94536 (0 bytes) 02/10/24
新春快乐🌶️ (无内容) - 小米辣田螺姑娘 (0 bytes) 02/18/24
新年快乐 (无内容) - heamon (0 bytes) 02/10/24
新春快乐呀 (无内容) - 小米辣田螺姑娘 (0 bytes) 02/18/24
(^-^) ukrabbit_2020 领取了6.36金币的幸运红包! - ukrabbit_2020 (91 bytes) 02/10/24
新年快乐 (无内容) - yy888 (0 bytes) 02/10/24
圆圆姐新春快乐😄 (无内容) - 小米辣田螺姑娘 (0 bytes) 02/18/24
新春快乐,谢谢红包。 (无内容) - 爷来也 (0 bytes) 02/10/24
新春快乐🌶️ (无内容) - 小米辣田螺姑娘 (0 bytes) 02/18/24
(^-^) 戚继光将军 领取了10.33金币的幸运红包! - 戚继光将军 (91 bytes) 02/10/24
🧨🧨🧨 (无内容) - 小米辣田螺姑娘 (0 bytes) 02/18/24
🙏🙏新春快乐,诸事顺意 (无内容) - 小米辣田螺姑娘 (0 bytes) 02/18/24
(^-^) 业余健身者 领取了10.06金币的幸运红包! - 业余健身者 (91 bytes) 02/10/24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社区热帖: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