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三叶原创首页]·[所有跟帖]·[ 回复本帖 ] ·[热门原创] ·[繁體閱讀]·[坛主管理]

現當代文學中模仿西方作品現象之论争

送交者: 牟山雁[♂★★声望品衔10★★♂] 于 2024-02-10 9:14 已读 6691 次 5赞  

牟山雁的个人频道

+关注

伴隨著肇始於「五四」運動(1919)的學習、借鑒西方文化之大潮,對西方文學作品的模仿成為現代文學史上一個引人矚目的現象,幷引起過激烈的論爭。在當代文壇,它仍然是學術界一個熱門話題。不少學者視模仿為抄襲,有害於中國文學的發展。但是也有許多批評家不以為然,認為模仿並無大礙,尤其是具有創新的模仿。

那麼, 模仿究竟是不是對原作品、作者權益的侵害?模仿是一個文學議題還是一個法律議題?如果是後者的話,那怎樣的模仿是合理模仿,怎樣的模仿是侵權甚至是剽竊?而這一切又該如何衡量、判定? 反過來看,嚴格禁止模仿,對文學的發展有利還是有害?

在这里,我们只拿一部戲劇和一部小說来討論。

戲劇是曹禺的《雷雨》,于一九三四年出版。它是十九世纪末挪威剧作家易卜生(Henrik Johan Ibsen;1828-1906)劇作 Gengangere (群鬼; 1881)的模仿之作 。儘管這層關係并不是什麽秘密,但曹禺的模仿剧卻被认为是现代中国戏剧史上最傑出的作品之一。

小说是是中國作家韓少功的一部先鋒派作品《馬橋詞典》, 最早發表於上海文藝出版社的《小說界》雜志一九九六年第二期,后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單行本。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五日,北京《为您服务报》刊出了時任北京大學副教授张颐武題為〈精神的匮乏〉的文章,認為《马橋詞典》是一本廉价的模仿之作,抄襲了塞尔维亚小说家米洛拉德 · 帕维奇 (Milorad Pavi?) 的 《哈扎爾词典》(Dictionary of Khazars) 。 張頤武稱,《紅樓夢》名滿天下之後,就有《紅樓續夢》、《紅樓圓夢》之類試著分享《紅樓夢》的光榮,但至少還承認原創者的功績。而現在某些作家似乎更加大膽,明明是一本粗陋的模仿之作,卻被大吹大擂爲前無古人的經典。這種作風只能說是極度的精神匱乏與極度的平庸。並點明「這裏指的是韓少功先生的小說新作《馬橋詞典》。」(張,1996)一九九七年一月十三日,《羊城晚報》發表了韓少功的「答記者問」以及張頤武的文章〈我為什么批評《马橋詞典》〉。這些文章為我們提供了他們的主要論點。

1) 「模仿」只是一個文學問題嗎?

a. 影響、抄襲、還是模仿?

不管他們怎麼想,他們做了什麼,兩個模仿者都不願意承認他們模仿或抄襲他人的作品。曹禺曾經在《雷雨》序中提到他的《雷雨》和西方作品之間的關係:

「我追忆不出哪一点是在故意模拟谁了,也许在所谓潜意识的下层,我自己欺骗了自己:我是一个忘恩的仆隶,一缕一缕地抽取主人家的金线,织好了自己丑陋的衣服。」

韓少功則完全否認他的小說是模仿。他認為「字典」風格只是一種類型或文學形式的問題。在「詞典」標題下,可以有詞典風格的散文,小說,評論和詩。在帕维奇之前,某些小說家使用了字典的形式,只有瞎子才看不到他們充滿了才華和情感的創造性。因為小說的體裁不僅包括形式,而且包括結構,方法,語言等。簡言之,除了他使用字典的文學形式之外,韓沒有承認什麼別的。

批評家似乎習慣於用善意評論。劉紹銘教授說,曹禺不願直接承認他的《雷雨》和西方作品之間的關係的原因,是他把「影響」和「抄襲」混在了一起。劉認為曹只是受了西方作品的「影響」,但沒有「抄襲」( 劉紹銘, 116)。 劉教授對曹禺的忌談西方作品影響的分析可謂入木三分,但仍然沒有完全點透。因為「影響」是一個沒有貶義、甚至有褒義的術語,而「抄襲」則無疑是負面的,意味著從別人的經驗中隨意借用。這就是為什麼大多數批評家總是試圖避免使用「抄襲」這一術語、而所有作家對之「談虎色變」的原因。然而,介於影響和抄襲之間,還有一個「模仿」。在一些人的心中,「模仿」是一個中性詞,可能是沒有貶義的。但對於有些人來說,「模仿」縱然不等同於「抄襲」,卻頗為相近。恐怕這才是曹禺深所忌諱的吧?

b. 什麼是合理的模仿?

中國對文學模仿的批評可以分為兩個陣營:第一陣營的人認為模仿沒有甚麼傷害,特別是當作品有一些新的思想或創造性的時候;第二陣營的人認為模仿對中國文學沒有好處,特別是當作品是一部失敗的模仿之作的時候。顯然,模仿之作成功與否的標準是,它是否有創造性地添加了新的東西。換句話說,如果一件作品具有附加價值,它不應被視為模仿。

但在西方,判斷抄襲或侵權的標準是看模仿作品中是否存在由他人創造的東西,而不考慮模仿者的創造。對於派生作品,需要保護的元素不是舊的情節,而只是來自派生作品作者的「附加值」。

這表明中國的判斷標準只是一個文學標準,而西方的標準是一個法律標準。在處理版權問題時,毫無疑問,法律標準是我們應該依據的標準。

2) 如何判斷模仿是不是侵權?

a. 模仿是侵權嗎?

回答似乎是否定的,張頤武下面的論說是典型的、具有代表性的:

我所說的只是模仿,而不是抄襲。我認為《馬橋詞典》是一種模仿。但模仿和抄襲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根據《現代漢語詞典》,模仿是「通過某些現成的或現存的模式做某事」(1996修訂版,第893頁),而抄襲意味著「抄襲他人的作品或詞語,並將它們作為自己的。」(第145頁)

但他繼續說:

「對於[韓的]模仿,我是有根據的。模仿不是文字相同或复制(即抄襲),而是在一般風格,思維方法和其他方面『遵循某些現成模型』。在形式上,《馬橋詞典》模仿了《哈扎爾詞典》的獨特方式,其中一個詞條指向一個故事,這正是《哈扎爾詞典》的特徵。在內容方面,模仿甚至更多....」(張,1997)

雖然張試圖區分「模仿」和「抄襲」來為韓開脫,但是他用來證明韓模仿帕維奇的證據已經觸及版權、侵權的問題。不同於曹禺模仿已故作者的作品,帕維奇還活著。 所以《馬橋詞典》應是對帕維奇的侵權。

這表明模仿有時也被用作法律術語。當它被用作法律術語時,它就等同於剽竊。

b. 如何衡量「剽竊」?

這的確是一個複雜的問題。 文學作品包括許多因素:語言、風格、敘述方式、情節、總體設計、背景設置....他們很難被判斷和保護。

在西方,批評家使用思想/表達二分法來分析敘事。 根據思想/表達二分法的嚴格解釋,故事的具體表達,如字符名稱、短語、對話和描述,都受到保護; 諸如情節設置、事件、動機和決斷的想法(ideas),對於任何接受者而言都是允許任意使用的。 這僅僅支持了最基本的版權保護 (Vaidhyanathan, 86)。

張頤武說,「《馬橋詞典》模仿了《哈扎爾詞典》的獨特方式,其中一個詞條指向一個故事」。他還對比了《馬橋詞典》和《哈薩爾語詞典》中一個部分的詳細描述:


《哈扎爾語的字典》中的哈扎爾人


《馬橋詞典》中的馬橋人


因為信仰一個新的宗教,他們遭受了一場大災難並且永遠失去了他們的國家。


由於殘酷的壓迫,在腥风血雨中,他們的國家消失了,永遠不會恢復。


他們被俄羅斯摧毀了。


他們被楚國消滅了。


他們的國家滅亡後,沒有人再次提到他們。


他們失去了他們的國家後,他們必須改變他們的姓氏,隱瞞其來源


首都的建築物的陰影長久籠罩著。


舊牆和石頭暗淡地存在于人的記憶中。


他們留下了一堆鑰匙,由金銀幣製成 。


他們留下一些銅製品。


所有這些都應該包含在「表達方式」中。 這表明《馬橋詞典》模仿或抄襲了《哈扎爾詞典》的表達方式。

但是韓少功否認模仿或抄襲,一九九七年他起訴五位評論者侵犯其名譽權。 韓少功在起訴書中稱:

張頤武從主觀臆斷出發,假文字批評之名,對原告的作品、名譽、作風和人格進行侮辱和詆毀,文中指稱:「中國作家韓少功無疑是個模仿者」,不僅粗陋地模仿塞爾維亞作家米洛拉德·帕維奇所著《哈紮爾詞典》寫作《馬橋詞典》,而且大膽地「隱去了那個首創者的名字和首創者的全部痕迹」,將《馬橋詞典》「大吹大擂爲前無古人的經典」,「這種作風,不能說是怎樣『崇高』,只能說是極度的精神匱乏與極度的平庸」。

五月十八日,海口市中級人民法院對「馬橋訴訟」作出一審判決:「原告韩少功所著的《马桥词典》与《哈扎尔辞典》是内容完全不同的两部作品,到目前为止,尚无证据证明《马桥词典》与《哈扎尔辞典》之间存在着抄袭、剽窃和内容完全照搬的情形。被告张颐武在其撰写的《精神的匮乏》一文中,指称《马桥词典》在内容上完全照搬《哈扎尔辞典》,这一评论超出了正常的文艺批评界限,已构成了对原告韩少功名誉权的侵害」。法院判决张颐武、《为您服务报》等公开刊登向韩少功赔礼道歉的声明,共同承担案件的受理费用,并赔偿韩少功经济损失人民币1750元。(〈“馬橋訴訟”一審判決〉)

顯而易見,法院裁定《馬橋詞典》不存在「抄袭、剽窃和内容完全照搬的情形」,張的評論侵害了韓的名譽權, 而迴避了張頤武所羅列的「模仿」的例證,否認對總體架構的借鑒是抄襲或剽竊。被告之一王干認為,法院的判決幷沒有權威性;把文學之爭拉到法庭上,就像泰森不用拳頭而用牙齒,敗也可恥,勝也可恥。

至於曹禺的《雷雨》和易卜生的《鬼魂》,情況是有所不同的。 他們有一個相同的情節架構:一個紳士與女傭私通,女傭生下一個女孩; 然後他結婚了,有一個兒子; 多年後,他的非婚生女孩長大,成為一個在他家裡服務的女僕; 她與她的弟弟私下通奸......

因為曹禺的《雷雨》(1934年)比易卜生的《群鬼》 出版晚了五十三年,曹又是主修西方文學的,所以很顯然,曹禺模仿或抄襲了屬於「想法」的易卜生劇作的情節和一般設計。 問題是:這是被允許的、合法的嗎?

在二十世紀二十年代和三十年代,在大多數重要的版權判決中發揮過作用的韓德 (Hand) 提出的一個論點,與上面提到的有關思想/表達二分法的闡釋有很大不同。 Vaidhyanathan 評論說:

「韩德的中心論點是,當判斷在描述類似故事的作品之間的侵權程度時,必須提煉『作者的戲劇性表達之網』。 他將這個『網』定義為『所有這些手段的衝突的序列』(情節、人物、表達方式、背景、及主題),結合在一起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最有效的剽竊往往是去除言语──因為可以找到它的替代品──以保留整個戲劇性的內涵。」(Vaidhyanathan, 109)

這表明,不僅表達方式 (expressions) 需要保護, 想法 (ideas) 也需要保護。 情節、總體設計、背景設置等,都不允許被他人拿去以創造新作品。 基於這樣一個標準,曹禺對易卜生作品造成侵權。 那麼,韓少功的《馬橋詞典》呢?

贴主:牟山雁于2024_02_10 9:22:26编辑

贴主:牟山雁于2024_02_10 10:15:20编辑

贴主:牟山雁于2024_02_10 12:41:35编辑
贴主:牟山雁于2024_02_10 12:57:17编辑
喜欢牟山雁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已标注为牟山雁的原创内容,若需转载授权请联系网友本人。若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所有跟帖:   ( 主贴楼主有权删除不文明回复,拉黑不受欢迎的用户 )

多谢。 (无内容) - 牟山雁 (0 bytes) 02/10/24
有道理。 (无内容) - 牟山雁 (0 bytes) 02/10/24
大赞!教授新春快乐! - Vivian32817 (135 bytes) 02/10/24
赞同 (无内容) - 牟山雁 (0 bytes) 02/10/24
多谢。 (无内容) - 牟山雁 (0 bytes) 02/10/24
牟老师过年好! - 不只拾拾影 (249 bytes) 02/10/24
多谢鼓励 (无内容) - 牟山雁 (0 bytes) 02/10/24
春节快乐! (无内容) - 牟山雁 (0 bytes) 02/10/24

用户名: 密码: [--注册ID--]

标 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器  预览辅助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前期社区热帖: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创建您的定制新论坛频道 ] [ Contact us ]